薛仕凌襲胸戲被虧手指僵

薛仕凌襲胸戲被虧手指僵

九幽天帝

遊安順(左起)、苗可麗、薛仕凌再度聚首,合作演出《做工的人 電影版》。(陳俊吉攝)

昆凌、Minji 接连现身CHANEL 2024春夏高订大秀

《做工的人 電影版》將故事拉回影集版的11年前,遊安順、苗可麗延續影集情緣,再扮工地夫妻檔,臺客怪手司機薛仕凌則回到與大家初相識的青年時期,同時電影揭露他宮廟背景,更上演在廟裡意外抓到天心胸部的笑料戲碼。講到那場戲,薛仕凌依舊害羞的語無倫次,身爲演藝圈前輩,苗可麗笑說:「我也摸過阮經天老二。」

薛仕凌回憶說,最早收到劇本就知道有這場戲,本來以爲可能是開玩笑或者有替身,沒想到要親自上陣,面對心目中的女神天心,讓他是手軟又嘴軟,不過天心倒是挺大方,甚至問他:「手會不會酸?再來!」薛仕凌表示,當時的心態是想拍得越快、鏡頭數越少顆越好,緊張的態度讓一旁苗可麗又忍不住開黃腔逗他說:「最少也有2顆。」

出道37年的遊安順也說,之前拍電影《野雀之詩》,也跟小他25歲的臺北電影節影后李亦捷上演老少配牀戲,直呼親密戲是演員遲早會碰到的,不需要想太多,還虧薛仕凌罹患「間接性手指僵硬」。苗可麗也補充說,下次拍這種戲,就站在角色立場,把這件事當成工作就好。

至於角色與公廟背景的考究,薛仕凌說,國中時期身旁有些朋友有接觸宮廟文化,生活經驗不是零,甚至早在拍攝影集版時,就有預設角色是在宮廟長大,當時還沒有電影版,就已經跟導演鄭芬芬聊過前傳的設定,如今也算是預言成真。

另在片中承包工地工程的遊安順,因遇一場大雨把器材都泡溼報廢,投注的錢全部打水漂,讓他怨天怨地。遊安順說,這場戲跟他的演藝生涯有百分之五十的相似,過去也曾苦無戲演,「演藝路上,曾經怎麼努力都得不到自己要的結果,雖然跟劇情不一樣,那時身邊旁邊沒有老婆鼓勵,但我也沒有萎靡,得找出路,在生活上取得平衡,累積能量再走出來。」如同角色在電影傳達的精神,要學會怎麼面對跟解決問題。

《晨间解盘》避免单股重压与追高(日盛投顾提供)

特别预算高达2兆台币 蓝营轰败坏国家财政

影》立院龙头挺谁 柯P出招:请「候选人」到民众党说明想法